敌在本能寺(日本历史事件)

编辑:往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13:55:50
编辑 锁定
敌在本能寺!日语原文为:「敌は本能寺にあり!(てきはほんのうじにあり)」。是本能寺之变明智光秀(あけちみつひで)的谋反言论。
中文名
敌在本能寺
外文名
敌は本能寺にあり
叛变原因1
怨恨说
叛变原因2
野望说
叛变原因3
前途不安说

敌在本能寺敌人在本能寺

编辑
敌人在本能寺!「敌は本能寺にあり!(てきはほんのうじにあり
敌在本能寺 敌在本能寺
)」として有名です。明智光秀(あけちみつひで)的谋反时的言论。
敌:织田信长(おだのぶなが)
本能寺之变发生在日本天正10年6月2日(公历1582年6月21日),织田信长的得力部下明智光秀在京都的本能寺中起兵谋反,杀害其主人信长。
几近统一日本,结束战国乱世的织田信长殒命,日本历史也由此被改写

敌在本能寺明智光秀叛变原因

编辑
怨恨说
光秀在进攻丹波矢上城的波多野氏时,曾将义母当作人质送入城内,借以换取波多野氏的降伏和矢上城的无血开城。而信长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坚决要取波多野兄弟的人头,最后导致了光秀的义母被杀。
武田氏攻略后,光秀为接待到达安土城的德川家康的。被信长认为接待失礼,当着众人的面殴打光秀并将他解任。
武田氏灭亡后的酒席上,光秀言道:“这么多年,终于取得了胜利……”信长听完大怒,又当众痛打光秀。
光秀在前往支援秀吉时,信长将他原来的丹波、近江领地收回,还以敌方的领地出云、石见。
以上这四点就是支持怨恨说的主要论据。但就这四点来说,第一点光秀送出义母为人质一事并没有事实根据;第二、三两点则是记载在可信度不高的后世书物上;而第四点仅只是出自明智光秀连同家族成员一起出阵中国地方。因此,怨恨说也只不过是一种猜测罢了。
野望说
用作家柳光寿氏的话来说,“信长想要天下,秀吉想要天下,光秀也想要天下。”光秀有野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没有第二权利者的织田家中的一人,想单单靠杀掉信长而取得天下是不可能的。当时织田全军近二十万人,而光秀配下武将全部动员也不过三万左右。如果光秀想要夺取天下的话,就一定有协力者的存在。关于协力者的问题,会留到后面再说。
前途不安说
信长在本能寺之变前两年追放了家中重臣佐久间信盛父子和家老林通胜。对于明智光秀,信长则通过朝廷赐以九州名族惟任姓,并叙任日向守。因此,光秀认为信长将把自己派遣到九州去,然而由于转封领地的事情使光秀对自己的前途感到不安,最终选择了谋反之路。但是就当时光秀的武勋来说在整个织田家中也算的上是一流,在追放佐久间的书状中就记载着光秀武勋一番。光秀几乎没有必要为自己的前途担心,转而去冒险。
武门的意地说
光秀当时任对四国长宗我部氏的取次役,即外交担当官。在光秀的努力下,长宗我部氏和织田氏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长宗我部元亲的嫡男也从信长那里拜领“信“字。然而在武田家灭亡后,信长把目标转向了统一了四国的长宗我部氏,他要求元亲表示臣从,并交出土佐、阿波二郡的领地。元亲自然不会答应这种要求,长宗我部氏和织田氏的同盟破裂。信长则扶持三好氏与长宗我部氏对抗,而三好氏的取次役却是羽柴秀吉
后信长命曾为长宗我部氏取次役的光秀为大将,跟随信长的三男信孝进攻四国。这使作为正统武将的光秀颜面尽失,而最终谋反。虽然信长或故意或偶然的让光秀难堪,但这一点相对于以上的其他三点来说应该是最不可能的。而令光秀会因此谋反的最大原因可能就是重臣斋藤利三,因为利三的妹妹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妻子。
大义名分
明智光秀在谋反后自然要诏告天下历数信长的罪状,以使自己的谋反正当化。在本能寺之变后,光秀给美浓野吕城主西尾光教的信中写道,“信长亲子恶虐,妨害天下,故而讨之。”光秀对信长之暴虐的大肆宣传,既是为了谋得一个大义的名分。加之信长对朝廷愈加不恭,
天正10年正月,信长在安土城内收取参贺客的赛钱。同年5月1日,信长将自己的生日定为“圣日”,并在安土城下大搞庆祝。这说明信长已经把自己神格化。
天正10年2月3日至5日,在当年闰月中插入阴阳头土御门久脩和美浓阴阳师加茂在昌的对决。同年5月,推辞朝廷勅使的要请,不接任征夷大将军。这说明信长准备逼迫正亲町天皇退位。
只要有此两点,光秀就大可举着他的勤皇保驾的旗号去号令天下。
协力者
就当时的明智军团而言,哪怕加上他所有的与力也不过在三万左右。即使是有了朝廷的大义名分,想单独对抗织田家全军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这背后就一定有光秀的同谋或者是煽动者存在。在犯罪学上,可以从犯罪行为的结果获得利益的人必然会受到怀疑。而当时有可能从中获得利益的有以下这十一人,
织田家军团长及一族:羽柴秀吉、柴田胜家丹羽长秀泷川一益、北田信雄和神户信孝。
其它大名:毛利辉元、长宗我部元亲、上杉景胜北条氏直德川家康
织田家各军团长在当时各自面对强敌,从而造成了畿内的军事真空状态,给明智光秀的谋反创造了绝佳的机会。从常理推断,各军团长想要与敌方势力达成和睦,然后组织力量返回畿内,估计要一至两各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光秀完全可以利用朝廷向四处的大名发出对织田残留军的追讨令,从而将分散在各地的织田军团各个击破。
而羽柴秀吉大军在畿内迅速出现,不禁使人对他产生怀疑。但是如果秀吉是幕后的主使,那他必须与毛利家率先取得联系,才可以免去退兵时背后遭人突袭。既然如此,毛利家又何必白白搭上一个清水宗治,眼睁睁的看着他去切腹呢?所以说秀吉是主谋也是疑点众多。
下一个疑犯就是当时唯一身在领国的信长次男北田信雄。很明显,一旦信长和信忠的同时死去,那么信雄就很可能得到织田家家督的位置。但万一信长和信忠在路上没有一起行动呢?而且,光秀在谋反后等于是与整个织田家为敌,他不可能去指望信雄在成为织田家的家督后再来给予他任何军事上的帮助。信雄如果是幕后主使人,那他所冒的险比明智光秀都要大上许多。

敌在本能寺背景

编辑
天正10年(1582年),织田信长几乎夺取了以京都为中心的近畿全境
敌は本能寺にあり 敌は本能寺にあり
,而武田胜赖的势力也在这一年被织田和德川的联军所灭亡。
此时,织田信长眼中的大敌,仅剩下中国(日本地名)地区的毛利氏、关东地区的北条氏以及北陆地区的上杉氏而已。
在之前一年,负责中国地方攻略的羽柴秀吉攻下了鸟取城,守将吉川经家自杀,这对毛利氏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而在消灭武田氏之后,织田信长以泷川一益为统率,联合德川氏开始了对北条家的进攻;另外,上杉家在谦信死后,发生了为争夺继承权的御馆之乱,由其养子景胜掌权,本来强盛的势力也已受到很大削弱,加之受到负责北陆地方攻略柴田胜家的猛烈进攻,已陷入了巨大的困境;四国方面,信长派出重臣丹羽长秀和三子织田信孝准备渡海平定四国的长宗我部氏。这一年,49岁的织田信长,以安土城为据点,统率著柴田胜家、丹羽长秀、羽柴秀吉、明智光秀、泷川一益等家臣,正力图统一全国。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日本将成为信长的囊中之物。

敌在本能寺经过

编辑
5月15日到17日之间,明智光秀负责招待长年与武田胜赖交战的德川家康。织田信长召唤德川家康到安土城晋见,据说当时由于光秀办事疏忽,被解除了招待的负责人职务。15日羽柴秀吉传来求援的消息,17日织田信长命令光秀返回其属地阪本城并准备出战。5月26日,光秀领军来到丹波龟山城,做好了出战的准备。28,29日,他参拜了爱宕神社,并留下了“时在今日,天下当倾”的名句。
另一方面,5月29日织田信长为了支援秀吉,带领了百余人的年轻侍卫从安土城出发,进驻京都的本能寺,计划在这里集结部队。同时,信长的嫡子信忠驻扎在妙觉寺。6月1日,信长在本能寺举行茶会。
当天下午,光秀率领1万3千余士兵从丹波龟山城出发,号称“接受信长的阅兵”,向京都移动。次日凌晨,在渡桂川的时候,光秀向全军大喊“敌人就在本能寺”,起兵谋反,讨伐信长(没有正史记录当时光秀本人出现在本能寺)。
早晨,明智军完全包围了本能寺
听到士兵声响的信长,一开始还以为是卫兵喝醉酒后的意外吵闹,结果由臣下森兰丸打探回来,报告说:“好像是惟任日向守(明智光秀)大人发动了反叛!”信长远望见敌军打出水色秸梗的旗帜,叹道:“既然是光秀...也是没有办法的了”,便唤侍从取弓出外迎敌,然而敌军人多势众,信长也在乱军中负伤,侍卫忙唤信长逃脱。信长曰:“此地内外皆为敌兵所占,我等逃脱定然不成!”回到寺内,唤侍卫取鼓,唱道:“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人间五十年,与天地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放眼天下,海天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根据信长的家臣太田牛一著作《信长公记》)信长的尸体也下落不明。
接到明智谋反的消息,身旁只有数百人的织田信忠认为“谋这等大逆的贼党,必已把守了各个重要路口,一旦途中遭遇就不妙了,还是不要作徒劳的移动” 遂否决了近臣逃到安土城兴兵讨伐明智的建议(事实上光秀并没有如此谨慎), 匆忙逃离妙觉寺,和当时京都的行政长官村井贞胜一起逃到诚仁亲皇居住的二条御所,明智在诚仁亲王离开二条御所后便开始发起进攻,奋战了两个多小时后的信忠和五弟胜长因最后寡不敌众而被迫自杀。信忠享年二十六岁。
词条标签:
非科学 科学 历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