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编辑:往事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2 03:50:49
编辑 锁定
“五彩呼伦贝尔”草原儿童合唱团成立于2006年12月,由37名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巴尔虎蒙古族和布里亚特蒙古族孩子组成。他们绝大部分是呼伦贝尔市牧区、农区或林区家庭的孩子,年龄最大的13岁,最小的仅5岁,演唱的曲目以在草原森林中代代相传的童谣和民歌为主,而且所有歌曲都由孩子们用自己本民族母语演唱。成立以后,“五彩呼伦贝尔”卷起了一阵关注“原生态民族文化”的浪潮。
中文名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成立于
2006年12月
来    自
呼伦贝尔市牧区、农区
最    大
13岁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乐团介绍

编辑
生活在呼伦贝尔鄂伦春鄂温克达斡尔布里亚特巴尔虎五个古老草原部落的孩子们组成了中国第一个人口较少民族的儿童合唱团,在中国著名草原歌唱家布仁巴雅尔乌日娜的指导下,以呼伦贝尔民歌和童谣为内容,传唱著「草原组童年的歌声」。合唱团定名为「五彩呼伦贝尔」现有近四十名孩子,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其中三分之二来自于牧区、森林和农庄。他们用5种自己民族的语言演唱的三十余首歌曲,全部是代代相传的童谣。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为注册的非牟利儿童文化团体。并专项设立了“五彩儿童基金”,以资助人口较少民族的儿童文化和教育。
在灯红酒绿、熙来攘往的城市生活中,人们丧失了追求梦想的信念、忽略了内心的声音。五彩呼伦贝尔草原儿童合唱团源自一个纯净的梦想。来自呼伦贝尔的鄂伦春、鄂温克达斡尔、布里亚特、巴尔虎五个草原部落的孩子组成了合唱团,用西洋和声的演绎方式,配以现代化的编曲配器,让古老的草原童谣焕发出勃勃生机。
五彩呼伦贝尔合唱团是国内第一支全部由少数民族孩子组成的合唱团。演唱曲目来自五个不同民族的古老童谣及团内艺术家的创作。团内一共36名孩子,最大的不过13岁,最小的仅仅5岁。他们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不但掌握了童声分声部合唱的技巧,还掌握了其他民族的语言发声方式。他们的歌声发自内心。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音乐是无国界的语言。每一首歌都是一个故事。故事跌宕、歌声也随之百转千回:【海拉尔河】、【乌拉勒吉】中的无尽苍凉和源远流长、广泛流传于巴尔虎草原的【梦中的额吉】犹如梦中的呜咽,流浪的孤儿在低声哼唱、思念妈妈;除了搜集、整合各个民族的童谣,“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的艺术家们也进行了一系列创作工作:【五彩的敖包】通过蒙古族颂歌的古老结构形式,赞颂有“天下第一敖包”之称的“白音浩绍”敖包,加上鄂温克族独具一格的衬词,描绘了当代年轻鄂温克人的风采;【百鸟会】以达斡尔族民歌为基础,融入鄂温克族、鄂伦春族、蒙古族等民族的衬词,描述在呼伦贝尔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汇聚在森林草原的各种鸟类交谈和欢唱的自然景观。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团内成员

编辑
(年龄为入团年龄)
杜宏达 9岁 (达斡尔族)
专辑五彩传说封面 专辑五彩传说封面
敖斯卡乐 6岁 (巴尔虎蒙古族、已退出现为巴尔虎儿童合唱团团员)
乌达木8岁 (巴尔虎蒙古族、已退出现为巴尔虎儿童合唱团团员)
格仁娜 6岁 (鄂伦春族)
甘迪格 12岁 (布里亚特蒙古族)
乌仁 9岁 (布里亚特蒙古族)
青格乐呼 11岁 (巴尔虎蒙古族)
杜贵玛 10岁 (巴尔虎蒙古族)
孟和图日 11岁 (巴尔虎蒙古族)
玛哈依尔·阿莎丽 6岁 鄂伦春族
巴达玛斯仁 12岁 布里亚特蒙古族
英格玛12岁 (鄂温克族
巴达玛 12岁 (布里亚特蒙古族)
赛娜 8岁 (巴尔虎蒙古族)
达西道尔吉 9 岁(布利亚特蒙古族
巴特尔道尔吉 13岁(鄂温克族)
鲁加南特勒 8岁 (达斡尔族)
苏文祥 11岁 (达斡尔族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成员介绍

编辑
乌云朝克
我不想长大
小歌手档案
乌云朝克,13岁,是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中年龄较大的歌手之一。父亲是布里亚特蒙古族,母亲是鄂温克族,家在鄂温克旗锡尼河镇布日都嘎查。
最喜欢的小动物是忠实的狗。
最大的爱好是唱歌。
最爱听的歌是“吉祥三宝”中女儿英格玛唱的童谣,可以算是英格玛的“粉丝”了。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
六一儿童节是孩子们的节日,是每个孩子最期盼的日子,可对于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的小歌手乌云朝格来说,这有重大意义。
见到这个帅气的蒙古族小男孩时,他很绅士的与记者握了握手,脸上充满童真的笑容让人感觉格外的亲切,交谈中渐渐发现他言语间所流露出自强、睿智、坚韧要比实际年龄成熟得多。“现在有很多的烦恼,有很多担心的事情,我真的不想长大!”乌云朝克说
快乐小牧羊人
出生在牧区的乌云朝克,从小就跟着父母放牧,7岁时就可以一个人放羊,从不会把自家的羊群看丢看散,也不会和别人家的羊群混在一起。6、7岁时乌云朝格就会做饭了,如果爸爸妈妈出门办事,他就是整个牧点的“管家”:既要放牧,又要自己照顾自己,煮奶茶,吃列巴。
回忆起儿时生活场景时,他给记者描绘了这样一幅画,牧村的黄昏妈妈在牛棚边挤牛奶,他在妈妈身边与小牛玩耍,一边用小马鞭拨弄着狗尾草,一边与妈妈聊天,妈妈教他数数,从1数到30,接下来他就会从31数到39,再去问妈妈下一个数怎么说,一点点他自己就可以依此类推的数到1000。有时妈妈会教他唱儿歌,那首《岩石》就是他8岁时妈妈教他的第一首歌,也正是这首歌让他走进了五彩呼伦贝尔合唱团
学汉语曾经让他头疼
到了该入学的年龄,乌云朝克的“苦日子”也就开始了,也正是那时他学会了坚持,学会了克服困难,学会了让自己快点长大。
为了让他长大后能更加适应社会需求,乌云朝克的妈妈让他进汉校,学汉语,他成了鄂温克旗第四小学的1名学生。入学那天,这个一直生活在牧区的孩子几乎听不懂一句汉语。“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没有请家庭教师,为了让我有个好的语言环境,妈妈让我住在汉族人家里,一起生活的孩子们成绩都很好,惟独我,汉语说不好,成绩也不好,一直被他们歧视。”
到了小学二年级,乌云朝克渐渐适应了环境,汉语水平也开始提高,他的成绩排在班里前几名,再加上歌唱方面的优势,他成了班级的文艺骨干,常常在学校的艺术节上为班级争光。
PK “偶像”英格玛
每个人在成长的路上都会经历那么多不可预测的偶然,这些偶然常常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航线,会让人更新每段行程的航标。
学汉语读到了五年级的乌云朝克怎么也想不到在未来一年半的时间里,自己会把草原上的童谣唱遍全国各地。2007年1月,五彩呼伦贝尔儿童合唱团开始招生,乌云朝克的叔叔带给他这个好消息,他在当地乌兰牧骑顺利通过初试。“我爸爸妈妈都特别爱唱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会唱古老的歌谣,而且每个人都唱得那么好听。”乌云朝克以有这样的家族而骄傲。
复试在海拉尔教育培训中心四楼会议室,乌云朝克进门的第一眼就认出了英格玛,他是英格玛的铁板“粉丝”。说起考试的情形,乌云朝克开始手舞足蹈,“当时我就想,要是能跟英格玛一起唱歌该多好啊,她的每张专辑我都听过,每次听她唱那首《岩石》时,都感觉她在唱我的歌。看到乌日娜老师时,我也特别兴奋,但也特别紧张,虽然英格玛在场,可我还是唱了《岩石》,心里默默地跟她比试了一下,然后我就被录取了!”
老师们眼中的朝克
合唱团的老师乌日图那顺告诉记者,乌云朝克是团里较大的孩子,他特别懂事,很能干,跟团里小伙伴们相处得特别和睦,是合唱团的班长,每次出门演出他都会照顾小队员,帮老师抬乐器,帮小队员收拾背包,一直以来他都是老师的得力助手。合唱团的辅导老师格日乐说,他是老师们最省心的学生,学习也十分用功,由于他学的是汉语,蒙语只能说,不会读写,进了合唱团以后他又开始刻苦的学习蒙语,面对各种学习上的困难,乌云朝克从不轻言放弃,在他身上有一种持之以恒的品质。
学会把机会让给别人
“进入合唱团以后,我转到了胜利小学六年级,各科成绩都跟不上,不过老师和同学们对我帮助很大,最开始也有同学认为我不行,但我暗下决心,学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我不笨,只是基础有些差,我一定能追上他们。现在我已经算是中上等学生了。”
在合唱团里,乌云朝克主唱歌曲《海拉尔河》是合唱团的第一首歌,几次录音,几场演出下来,他的表现都特别好,所有的老师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随着年龄长大,乌云朝克就开始变声,《海拉尔河》的主唱让给了另一位小歌手。“第一次连自己主唱的歌曲都唱不上去的时候,我很恼火,没想到变声期会来得这么早,但又没办法,我得学会把机会让给别人,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歌曲,这是整个合唱团的歌曲……”说起自己变声,乌云朝克有些忧郁,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小男孩子开始沉默。
要去首府深造
据了解,乌云朝克和7个已经开始变声小歌手已经通过了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附属中等艺术学校首届招收“合唱艺术”基地班的专业课考试,这个合唱艺术基地班以蒙语授课。对于乌云朝格来说这又是一个挑战。“今年我已经六年级了,马上就上初中了,应该说是件好事,可一想到要离开合唱团就特舍不得,虽然我可以唱蒙语歌,我也可以说标准的布里亚特蒙古语,可我不会读写,不识蒙文字,如果用蒙语学习初中和高中的知识,我的蒙语水平能行吗?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真的愿意在五彩呼伦贝尔合唱团里呆一辈子。”乌云朝克说这些话时让记者感觉到了成长的无奈苦涩。乌云朝克告诉记者,这个六一儿童节可以算是童年的结束曲,他最想要的礼物是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五彩呼伦贝尔草原合唱团工作人员
副团长:张文煜
词条标签:
艺术团